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露天電影

2021-12-03 09:43:05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曾高飛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放露天電影,最難受、最遺憾的就是突然下雨,把大家的興趣澆滅了。小雨沒人在乎,能挺過去就挺過去,一邊淋雨,一邊看,別有一番風味。雨大了,就沒辦法了,不得不戀戀不舍地離開,一邊往回走,一邊回頭看銀幕,期待老天開眼,突然把雨停了??吹揭话胪O聛?,心中那種遺憾,就像失戀一樣深刻,讓人躺在床上,輾轉難以入眠,折磨死人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題記


    小時候沒有電視,更沒有網絡,最愛的娛樂就是露天電影了——鎮上有電影院,平時不放映,只有春節前后,才放映半個月,過完元宵節就關了,其他時間看電影以露天電影為主。

    露天電影也不可能夜夜有,一個月能碰上兩三回,就謝天謝地了。如果一個月也碰不上一次,心里也很失落,覺得那個月白過了,精神生活一片空白。

    放露天電影,有公私之分。

    公家放露天電影,主要是由村集體或生產隊掏錢。村集體和生產隊愛放電影,尤其是在雙搶之后,放三五個晚上的電影來慰勞辛辛苦苦的村民。村集體先帶個頭,然后村里幾個生產隊,不甘落后,商量一下,輪流來,今晚你放,明晚我放,后晚他放,都選在各自生產隊的曬谷坪上。公家放電影,有個重要儀式,那就是重要人物講話。放完一個拷貝,趁換拷貝期間,村集體或生產隊的帶頭人,也可能是德高望重的長輩,都要來一段熱情洋溢的發言,把放電影的來龍去脈說清楚。我家叔伯舅姨從來沒有在這場莊重場合發過言,因為輩份或者江湖地位都不夠,沒有資格。

    遇上紅白喜事,私人也喜歡放電影。白喜事是為圖個熱鬧,把村民召過來為過世的人守靈。這種電影要通宵達旦地放,天亮了才結束,半夜了還每人有碗熱氣騰騰的臊子面。這種場合,碰上寒暑假,真的晚上看通宵,白天睡覺了。紅喜事放電影多為大壽慶生(以六十歲和八十歲及以上為?。┖蜕龑W。慶生了,承擔放電影費用的主要是女兒女婿,侄兒外甥,一人承包一個晚上,人丁興旺的家庭,連續放映幾個晚上,讓人感覺特別過癮。升學放電影,往往是考上了大學或中專,跳出了農門。七大姑八大姨一興奮,就把放電影的費用湊了,與附近村民眾樂樂。紅喜事放電影,村民興高采烈,全村洋溢著節日氣氛。

    露天電影一般是一個晚上放兩場,其中有一場必定是情節曲折,場面火爆的功夫片,其中《少林寺》《木棉袈裟》《黃河大俠》《神秘的大佛》等是我們百看不厭,流連忘返的。另一場配戰爭片或者愛情片。戰爭片有《上甘嶺》《鐵道游擊隊》《平原槍聲》《地道戰》《天山上的來客》等;愛情片有《紅夢樓》《牧馬人》《馬路天使》《廬山之戀》等。村里的戀愛男女,看愛情片的時候,一邊看,一邊躲到曬谷坪的草垛后面卿卿我我去了。那時候所謂的卿卿我我,就是遠離觀眾,坐在草垛旁,邊看電影邊聊天,看著電影里的鏡頭眼熱心鬧,私下里手都不敢牽一下。

    最讓人激動的就是功夫片,連續數日,大家激情澎湃,心癢手癢腳癢,白天見了面,模仿電影中的一招一式,喊打喊殺,熱鬧非凡。

    有電影的那天晚上,各家各戶的晚飯吃得格外早。實在晚了,就暫時按下,等看完電影回來再吃。下午三四點鐘,電影院的放映員就踩著單車來了。村里早就有年輕力壯的小伙子趕過來幫忙擺弄放映設備,做著準備工作。公家放電影,誰家生活好點,放映員就在誰家吃晚飯。招待放映員是一種榮耀。私家放電影,誰家放的就在誰家吃晚飯。放映員吃完飯,小伙子就已經在曬谷坪旁邊的田埂上打下了兩根木樁,把白晃晃的銀幕掛在了木樁中間。放映員安排年輕人就近搬來一張八仙桌,放在曬谷坪的中央,然后把放映機放在桌上,調試設備。

    中午早早就有人到鎮電影院挑選了片子帶回來。這是一項很神圣很光榮的工作,挑回來的片子要大家都喜歡才行。放映員擺弄放映設備的時候,各家各戶的小孩陸陸續續,爭先恐后地從家里搬來長條凳,在曬谷坪上占座位。十來分鐘的時間,曬谷坪上就擺滿了長短、高矮、大小不一的各色長凳。圍繞放映機周邊的位置是最好的,很正,不用斜著眼睛看,尤其是放映機前。住往每家搬出兩三條長凳,一條凳擠三個人。天沒黑透,電影沒開始,曬谷坪上就坐滿了男女老少,鬧哄哄的;電影一開始,馬上就鴉雀無聲,只聽到電影聲音了。放映機前的位置好,除了正,更重要的是換拷貝空隙,可以站起來,把頭像投放在銀幕上,還可以做出各種各樣的手勢,讓人異常興奮。

    看露天電影,以方圓兩三里路的范圍為宜。再遠點,大人就沒興趣了;小孩則樂此不疲,再遠都不怕。各村都有孩子王,在孩子王帶領下,呼朋引伴,一群人十多個,浩浩蕩蕩地追電影,翻山趟水,甚至走八九里路。晚上回來,馬燈手電都沒有,只有星星、月亮、螢火蟲的微光照著來路,深一腳淺一腳的,夏夜有蟲吟鳥叫,冬夜死一般寂靜。去的時候,步伐比較一致,大家有說有笑;回來的時候,就不一樣了,捉弄人的心思也上來了,尤其是看了《畫皮》這樣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片。大孩子呼呼啦啦地往前跑了,小孩子在后面拼命追趕,追著追著就掉隊了,心里怕得要命。夏夜,鞋后跟帶起的沙石打在身上,就像鬼躲在暗處故意往人身上扔似的,讓人怕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有時候,落在最后的,迷路了,走來走去,發現還是在原地踏步,就像鬼打墻似的。夜深了,大人一覺醒來,發現自家孩子還沒回來,不得不打著燈籠火把,一邊呼喊,一邊尋找過來。找到了,難免扇兩耳光,踢兩腳屁股。

    近的地方看電影,都是搬長凳;到遠的地方看電影,順手拿一條蛤蟆凳。蛤蟆凳只有巴掌大,只能擱下屁股的三分之一。但蛤蟆凳輕便,好放,拿起來方便。拿蛤蟆凳看電影,一般都坐在銀幕底下;坐其他地方,就被擋了視線,看得不過癮。

    電影里,人物栩栩如生,活靈活現,那一顰,那一笑,那眉眼,那身材,那性情,都讓人如癡如醉,情難自禁,也讓人愛憎分明,如在夢里,如臨其境。放《紅樓夢》那會,村里有個鰥夫還真沿著掛銀幕的木樁爬上去,到銀幕上擁抱親吻林黛玉,半天叫不下來。那時候,少年的我也追星,喜歡劉曉慶、朱琳、陳沖,覺得她得就像仙女一樣美,商店里掛滿了印著她們頭像的小卡片,我沒錢,但也省出錢買了幾張。

    初三在學校住讀,緊張的學習之余,對電影的嗜好有增無減。學校附近的村莊放電影,白天得到消息,我們早就按捺不住了,心猿意馬地坐在教室里,坐立不安。晚自習,等班主任巡視完,他前腳剛走,我們后腳就溜了——班主任也看電影去了,教室里很快就走掉了一大半。但得在班主任回來之前趕回教室,即電影沒放完就要回來,難免意猶未盡。當然,也有一咬牙看完了再走的,但放完電影,路上得跑著回來。

    學校也偶爾放放露天電影或者到鎮電影院包場,讓師生一起過過精神生活。這種大事要校長拍板。上了年紀的校長很古板,很嚴肅,不食人間煙火似的,但也有被年輕教師說動的時候,只不過很少,一個學期就那么兩三回。那種電影,一般是放一個教育片,一個娛樂片。到電影院包場,拿票,記得《媽媽再愛我一次》就是在電影院看的。情到深處,電影院滿院哭聲。把放映員請到學校操場來放露天電影,則是以班級為單位,搬出凳子,把操場占滿,坐滿。同性之間的親疏,異性之間的微妙,在占座位時一覽無余地展現了出來。

    放露天電影,最難受、最遺憾的就是突然下雨,把大家的興趣澆滅了。小雨沒人在乎,能挺過去就挺過去,一邊淋雨,一邊看,別有一番風味。雨大了,就沒辦法了,不得不戀戀不舍地離開,一邊往回走,一邊回頭看銀幕,期待老天開眼,突然把雨停了??吹揭话胪O聛?,心中那種遺憾,就像失戀一樣深刻,讓人躺在床上,輾轉難以入眠,折磨死人了。

    夏夜有蚊子,冬夜太冷,但這些都擋不住我們看電影的熱情。碰上運氣好,一個晚上可能連放三場露天電影。那可真是讓人感覺過癮,又不耽擱睡眠,不影響早起,一切剛剛好。

    看完三場電影,回到家里,也就是十一點鐘的樣子(盡管那時候睡得早,一般九點前就上床了),身子一沾上床板就進入了睡眠,睡得格外沉,格外香甜,夢里全是電影中的場景、情節和人物,仿佛把電影又重新再來了一遍,仿佛自己成了電影中那個主要角色,有股闖蕩江湖,快意恩仇的豪氣。

    我現在還喜歡看電影,哪怕是一個人。坐在電影院的角落里,一邊看,一邊回想露天電影的小時候,總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慢慢地升起來,漫過心,漫過全身,漫過頭頂,讓自己徹底沉浮在別人的悲觀離合中。
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国产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